作为一个观赏者
满足自我强迫症的需求确实不应该向创作者提出

矫枉过正 逾矩代庖
我已经明白里面的道理了

确实是我做的不对
影响了您的心情和热情

今天我已经反省过了

武当金顶打卡!

p1p2p3武当金顶,可以说是上下都超级热闹了,摔伤救人拉车卖瓜往来不绝(不)

然后发现对面遥遥也有一个高高的尖顶,于是绕路p4琼台观好好观察了下左侧的建筑doge

不懈努力终于爬到脚下,抬头望去,惊现二位大佬在尖顶上谈情说爱(不)笑问我孤零零一个人为什么来(黑人问号?)

我能说我只是一个闲着有趣过来玩耍的单纯的极限运动爱好者吗!!!汪!!!!

好的我终于上来了!

终于到了这激动人心的时刻

然后截图截了个爽(不)

好气啊为什么上不去鸡鸣寺的塔顶啊啊
哭唧唧
我只想种蘑菇

#方思明新福利截图

哇啊又是挖矿的时候蹦出来的奇遇(你走开)
昨天也是在中原的山沟沟里玩泥巴(不)的时候掉落的蔡居诚福利,看来今后也要做一名勤恳的黄金矿工(不)


大体就是陪他喝酒,然后告诉他我们是好朋友(不)

好朋友呢就是倾听解忧,痛饮消愁,翻过墙头,偷鸡摸狗(不)

今天你睡到方思明了嘛(๑•̀ㅂ•́)و✧

#全程截图蔡居诚新福利

看起来最后两张没有妹子发,科科,掌门喜欢吃糖葫芦什么的233333

其实萧疏寒x蔡居诚这对应该也好吃,虽然大家吃得更多的似乎是少侠/嗯嗯x蔡居诚,嗯都好吃科科


这个福利做的23333字里行间充满了网易民工的哀嚎哈哈哈哈哈,蛮好奇那些睡什么琴儿碧浓的老爷们有没有收到什么柔情款款的信(不)


那么长的话一开始看居然有点点心动的2333333
看来大家今天都睡到了蔡居诚呀,那么晚安23333

#原随云地图位置


低头一看,咦?水车上有个帅气小哥(๑•̀ㅂ•́)و✧

原随云你在这荒郊野岭干嘛……方思明也是在荒凉的海边,帅哥都喜欢这样让痴汉四处奔找吗QAQ


不过地点是水车上,状态是〈若有所思〉,等等你不会是在酝酿日后和金灵芝跳海吧(尔康手)



想泡原随云的姑娘可以大胆的上了(๑•̀ㅂ•́)و✧
记得在地图上靠近壶口村字体的第一节水车上哟
(好想建一个专门关于楚留香手游npc寻找的tag)(不)

【资料+翻译】赫尔曼·外尔在埃米·诺特葬礼上的演讲

小熊的玩具屋:

依然是自己翻的


简单背景介绍,1933年纳 粹上台,诺特和外尔以及许多其他哥廷根数学家都因纳 粹的种 族政策而被迫停职,不得不远走美国。流亡的诺特在到达美国后一年半,于1935年去世


外尔的原文,如文中所说的那样,是德语,本文依英文版译出。


英文版链接


http://www-history.mcs.st-andrews.ac.uk/history/Extras/Weyl_Noether.html






埃米•诺特,我们同你必须永远别离的时刻已至。许多人为你的逝世而触动,无人能比你亲爱的弟弟弗里茨更为难过,他同你相隔半个地球,无法到此,不得不以我之口转致他给你的最后告别。我放在你棺木上的花朵是他的。了解他的伤痛的我们低下头颅,那伤痛不是我们能形诸语言的。


而我自认,此刻我得表露我们德国同事的共同心声——他们中有些人正在此地,有些滞留你的故国,私下仍对我们的共同目标以及对你真诚不渝。我也认为,在你的墓边讲话,用母语更为适宜——那是表露你内心最深处情感的语言,也是你用于思想的语言——无论是什么政权统治着德国的土地,我们对母语仍然深感亲切。你终将长眠在异国的土地上,这片土地属于一个最热情友好的国家,在你的祖国向你紧闭大门之后,它给你提供了让你继续工作的地方。此时我们想感谢美国,为它在德国科学过去两年的受难中所做的一切,尤其感谢布林马尔,他们骄傲欢欣地将你纳入到他们的教师行列当中。


无可非议的骄傲!因你是伟大的女数学家——我毫不犹豫地称你为史上最伟大的一位。你的工作改变了代数的面貌,用你的哥特式字母,你永远在代数的书页上写下了自己不可磨灭的名字。或许,在将公理化方法从先前的数学基础的逻辑说明的小小辅助重塑为有力的研究工具方面,无人曾比你贡献的更多。在代数与数论方面,你的前承者中,可能只有戴德金曾接近过这个地位。


此时,当我思考你之所以成为你的特性时,立刻想到两样事。其一是你数学才华的天然多产力,像是熟的过头的果子,要从你身为人类的外壳当中爆发出来。你曾是承载你内心汹涌的智慧力量的容器与调节它的仪器。你不是上帝之手精巧塑形的造型完美的粘土,而是上帝将创造的天才气息吹入其中的原始人类的岩石。


你的天才力量似乎超越了性别的界限,在哥廷根,我们开玩笑地,但是虔诚地,用阳性形式称呼你为"den Noether"。可你是个女人,母性的,孩子般温暖热心的。你在智慧上无保留的全心对你的学生付出,他们围在你身边,就像小鸡躲在老母鸡的羽翼下;你爱他们,关心他们,和他们生活在亲密的共同体中。


我想到的第二件事,是你的心从不了解恶意;你不相信邪恶,你甚至从未想到过它会在人类的活动中起作用。我们在哥廷根共同度过的最后那个夏天,我格外清晰地理解了这一点,那个风云动荡的1933年的夏天。在我们所经历的可怕的挣扎,毁灭,巨变的内 讧中,在仇恨与暴 力的海洋中,在恐惧,绝望,与沮丧中——你走着你自己的路,和往常一样勤勉地沉思数学难题。当你被禁止使用研究所的演讲厅时,你将学生带到家中上课,甚至那些穿着褐衫(纳 粹分子)的学生,你也欢迎,你一秒钟也没有怀疑过他们的正直。不顾你自身的命运,心态开放,毫无恐惧,始终安抚人地,你走着你自己的路。我们中许多人相信仇恨无法消解,绝无原谅与宽恕的余地;你却始终不曾为这种想法所动。去年夏天,你开心地回到哥廷根,就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你和那些为同一目标努力的德国数学家们一起生活和工作,并计划今年夏天也回去。


哥廷根的数学家们请我在你的墓上放下花环,这是你真正应得的。


我们不了解死是什么。但是想象灵魂会在此世的生命消逝后重聚,想象你父亲的魂魄将会迎接你,这难道不令人安慰?可曾有任何一位父亲,在自己女儿身上找到过更无愧的继承者,她以自己的实力而伟大?


你在你创造力的巅峰骤然与我们分离;你突然的离去,这一晴天霹雳的回响,仍然刻印在我们的脸上。而你的工作和你的性情,将会在科学上,在你的学生,朋友,同事当中被长久铭记。别了,埃米•诺特,伟大的数学家与伟大的女性。尽管你的形体已然逝去,我们仍将永远珍爱你所留下的一切。




赫尔曼•外尔



网易你个大骗子

你告诉我黄乐和蔡居诚和这个没存在感的npc都是一个脸一个建模吗!这样看来嗯嗯师兄建模其实还是有点不同的

当然还是会继续为了给蔡师兄赎身而奋斗

为了睡蔡居诚和方思明,我已经成为了70+级路人中极稀有的装备上一颗宝石都没有的超非玩家了QAQ
打个副本都不好意思看伤害统计(不)

还想泡嗯嗯师兄和掌门的我,果然只有再开个号吗/doge

没想到奇遇里面还能吃到楚胡一口狗粮哈哈哈老胡真的太可爱了



给老胡做衣服,他非要和香帅比比比,系统要求去偷窥香帅的衣服(什么鬼)
于是我在河边偷听李红袖和香帅的对话如下



“你心里在想谁?蓉蓉,甜儿还是……”
“还是谁?”(香帅这句话太快了没截下来)
“还是胡铁花?”
“胡闹。”



哈哈哈哈我的吗我受不了了,胡闹哈哈哈这语气真的苏啊啊啊容我先姨母笑个十分钟
做完衣服还要我去围观老胡得dà意xiù炫ēn耀ài
我就知道你是来塞狗粮的我吃还不行吗233333
求李红袖被当面糊粮的心里阴影面积


会玩会玩/doge